Home » 這個‧世界‧怪怪的 by 許亞歷
這個‧世界‧怪怪的 許亞歷

這個‧世界‧怪怪的

許亞歷

Published
ISBN :
Enter the sum

 About the Book 

啊,舉輕若重啊,生命的難處許是那些輕浮小事,需要使勁將它們旋動……許亞歷是文字魔法的精靈,飛天遁地,總有她獨特解釋世界的方式,她以安靜的雙眼看穿真實,亂針刺繡地拼出一方明暗有別的天地;她不專注於寫傳統的散文,只隨手記下靈動句子,短如撞鐘,敲醒拂塵迷事;她沒有道理沒有規矩,不按牌理出牌也鬼靈精怪,可是藏在每個字詞、每一幅相片裡的怪小獸與外星人,總能敏感而多鬱地道出世界的荒蕪與怪謬,她說:「有時候我願交出所有的文字,換上岸的雙腿。」呼拉圈是衛星運跡、我是行星,那麼引我環行的心便是恆星了,它耀射光,More啊,舉輕若重啊,生命的難處許是那些輕浮小事,需要使勁將它們旋動……  許亞歷是文字魔法的精靈,飛天遁地,總有她獨特解釋世界的方式,她以安靜的雙眼看穿真實,亂針刺繡地拼出一方明暗有別的天地;她不專注於寫傳統的散文,只隨手記下靈動句子,短如撞鐘,敲醒拂塵迷事;她沒有道理沒有規矩,不按牌理出牌也鬼靈精怪,可是藏在每個字詞、每一幅相片裡的怪小獸與外星人,總能敏感而多鬱地道出世界的荒蕪與怪謬,她說:「有時候我願交出所有的文字,換上岸的雙腿。」  呼拉圈是衛星運跡、我是行星,那麼引我環行的心便是恆星了,  它耀射光,照亮我、照亮宇宙,世界就在那樣的光裡,被看見。──許亞歷本書架構■ 這(ㄓㄜˋ)個(ㄍㄜ˙)  「像是一語的兩面,當我說出『那個』,『這個』一詞立時對應而生。無數的『那個』在人事中供我們指認出『這個』自己……於是在映像中,從家庭照見遠方,從戀情照見孤離,從諸彩照見黑白,自我的貌相便更趨近完整。」  【這個】是一面鏡子。拉岡說兒童的成長有「鏡像階段」,透過鏡中影像,從認為它是某個現實物,經歷認知其僅是影像,到知道其為自己的、而非他人的影像,逐漸獲得身分認同。許亞歷寫社會日常、寫夢境、寫親密的女性家人、寫舊情人,她從世界的各種闕漏及縫隙,從虛構與現實,朦朧確認「自己」的臉,短短長長的自我探索及周身速寫,她便是自己的拉岡。■ 世(ㄕˋ)界(ㄐㄧㄝˋ)  「記憶大概就是牛的胃吧,裁切下來的時空可以被咀嚼上萬次,難解的纖維、強硬的事紋在反芻中逐漸軟化離析,形成一種追求更好的生存的能力,推動著我們自內而外的定義:『這是我的世界。』最重要的是,不用急著完成它。」  【世界】是小牛吃草,所有記憶均在影像成立後再三反芻,此部分作品從時空的概念出發,皆由照片輔以短少文字表現。她隨身有紙筆與相機,咖擦──將風景收束入眼瞼之後,再次執起畫筆,塗上線條與光陰,那些旅行過的風景,日常的小花雨露,都充滿許亞歷的語言,重重地將回憶印在海馬迴。■ 怪(ㄍㄨㄞˋ)怪(ㄍㄨㄞˋ)的(ㄉㄜ˙)  「我待在更衣室裡,只知道自己正進行著重組遊戲:所有暗含規則的事物都能被打破,例如服裝、文字、成長、期待。打破是為了再度架構,文字長出我的聲帶,我就是藉由這些因重建而增生的東西悅樂自己的。」  【怪怪的】是打破一切,是重組的樂趣,是反覆確認自己(以及身在何方,所往何處)。許亞歷擁有傀儡文字的魔法,她拆解部首,拼湊字音,扭轉詞義,乖乖的豆腐干字,搖身打破框架,所有的方塊看起來再正常不過,可卻並非最初,身體、文字、物品的變形,讓詩不純粹是詩,讓圖像不完整是圖像。這個世界怪怪的,我們也不用太乖。